首页   娱乐   综合   旅游   财经   教育   军事   汽车   体育   国际   社会   科技   时事   健康养生   文化 
当前位置: 财经 > 对话沃顿教授迈克尔·普拉特:到底什么影响了投资商业决策?脑科

对话沃顿教授迈克尔·普拉特:到底什么影响了投资商业决策?脑科

2019-11-06 21:27:19  点击:[4948]

“你的目标是通过脑科学创造更好的业务。你如何定义“更好的业务?””面对记者的提问,有点累的麦克普拉特忍不住笑了。他说,“不同的人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是企业给客户、员工和社会带来了更多价值。”

迈克尔·普拉特是一名神经科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沃顿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负责该中心的事务。在加入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普拉特在杜克大学工作了15年。他是杜克大学脑科学研究所和杜克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中心的负责人,作为杜克神经经济研究中心的创始人,他共同负责该中心的事务。

普拉特的学术生涯始于人类学。他拥有耶鲁大学的学士学位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学位。随着对人类行为的深入研究,人类决策过程是普拉特最感兴趣的研究方向,而这个方向的最深层次是生物层次原则。结果,普拉特正式转向神经科学。目前,他的研究方向是将神经科学应用于商业领域,从而促进商业的发展。

普拉特离开工作了15年的杜克大学,加入沃顿商学院,因为他认为这是最合适的时机。在他看来,首先,沃顿商学院是世界上最好的商学院。同时,神经科学的发展和对人脑的研究也达到了相应的水平。两者的有机结合可以产生无限的可能性。

沃顿商学院神经科学中心不仅有商学院的学生,还有来自各个专业的学生。同时,中心还积极开展与外部机构的合作。一群来自不同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这进一步促进了创新的发生。在这里,mba学生参与神经科学实验室的工作,这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

根据普拉特(Pratt)的介绍,神经科学可以应用于商业领域的各个方面,例如,人力资源可以提高团队合作能力、个人工作表现,并且可以通过相对简单的方法识别出更有创造力的人等。

该原理可以简单理解为神经科学可以检测人脑在外界刺激后的反应,配合相应的分析模型,对人脑进行深入分析,预测人的一些可能行为。这个过程需要专业知识和设备,如核磁共振成像设备。商业组织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普拉特的团队可以为一些组织提供一些咨询服务,也可以为团队的研究提供数据和案例。

普拉特还强调,尽管神经科学很有用,但在目前的发展水平下,改变人们的行为或思想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容易,只要按下一个按钮。

对话

人脑决策模型

经济观察:你能给我举个你在沃顿神经科学中心工作的例子吗?

普拉特:例如,先锋集团找到了我们。先锋集团是美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1月31日,先锋集团为全球2000多万投资者管理着约5.2万亿美元的资产)。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他们需要解决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根据他们的观察,他们的客户年轻时通常可以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客户开始做出一些不明智的投资决策。此外,他们还注意到,当客户在手持终端(如手机等)上操作时。),做出冲动决策的概率增加,他们会不断检查数据。

通过跟踪视线和监测脑电波,以及通过与分析大脑决策的模型合作,我们对人脑的决策过程有了更准确的理解。例如,为什么一个人不愿意购买高风险(和高回报)的股票,而另一个人会购买这种股票,可能是促使他做出这样决定的许多原因。

我们对此的研究形成了一篇论文,将大脑的决策过程分解成几个部分。两个主要模型解释了这一现象,一个是前景理论,另一个是反应模型。两种理论都不完整。

一个人可以出于不同的原因做出决定,并且可以通过神经生物学来分析整个决策过程。此外,神经生物学分析不仅能理解决策过程,还能帮助我们对个人及其决策做出更准确的评估。这甚至可以用来分析人的个性和精神状态。

下一步是尝试使用这项技术作为平台来分析这个过程在一个人生活的不同阶段是如何变化的,这个过程是否会随着时间而变化,以及变量变化的速度是否会改变。

当一个人使用手持终端时,大脑的决策过程是否不同于台式计算机终端。因为现在有许多现象显示了这种差异。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你可以尝试定制终端页面的显示,使个人看到的信息和选择与他们大脑的决策原则相匹配。

先锋集团对此研究非常乐观,因为一旦这种神经生物学模型成熟,即使我们没有获得所有的数据(脑波数据等)。)先锋集团网站的访问者,我们仍然可以根据他们的鼠标移动轨迹和决定来画这些人的照片。在此基础上,先锋集团可以提供个性化的投资建议。

此外,神经生物学数据可用于增强焦点小组的作用,测试广告效果,进行销售预测,帮助分析客户体验,然后帮助制作更好的广告和更好的公共服务公告。

另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是,在实验室和公司中找出人际关系有多密切,并找出更好的团队协作和团队氛围背后的神经生物学解释。

我们把它应用到体育领域,这是最好的测试场所,因为结果是量化的,比如在体育比赛中的输赢,如果结果增加几个百分点,它们的价值可能会达到数亿美元。同时,研究结果也可以应用于公司董事会和其他临时工作团队。

因此,问题是我们是否能识别出所需的生物数据,然后做出判断:这样的团队组合能产生最好的结果;判断团队不再和谐。

这些研究对人力资源和管理具有实用价值,有助于理解人与人之间合作的生物学原理。

技术和商业的界限

《经济观察报》:你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是外部环境的变化对人脑决策过程的影响。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人主要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种变化将如何影响人类大脑?

普拉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它不是一种有效的形式,因为它实际上是一种信息贫乏的沟通渠道,例如通过发送信息进行沟通。即使视频聊天的效果不够真实,由于技术不完善,比如缺乏眼神交流,它最终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不会成功。

在我看来,更大的问题是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生活中面对面的交流越来越少。一方面,他们与世界相连,另一方面,他们是孤立的。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在此期间,大脑正在学习如何分析在面对面交流中获得的成千上万条信息,例如学生的变化、面部表情、肢体语言和其他信息。最终,我们的大脑可以发展成非常擅长分析这类信息,并据此得出结论和做出预测。

我决不能是唯一一个认为这将是一个大问题的人。现在,这给企业带来了很多问题。当年轻人开始工作,但他们不知道如何与人交流。根据公司内部管理层的反馈,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出现。由于这不是一个对照实验,我们不能确定。使用互联网进行交流是这一现象的原因。

数据显示,苹果手机出现后,抑郁、焦虑等问题在人口中的比例有所增加,尤其是在美国,那里的人们感到孤独和孤立,公司还发现年轻人在工作场所有沟通问题。此外,对年轻人来说,工作的动机也发生了变化,年轻人更频繁地换工作。

《经济观察报》:沃顿商学院神经科学中心官方头版上写的“构建更好的商业思维脑科学”和“更好的商业”的定义是什么?

普拉特:这是个好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正是这些企业给客户、员工和社会带来了更大的价值。

《经济观察报》:你有没有经历过一些公司或组织找到你并希望得到帮助,但由于价值观的不同,最终没有合作的例子?

普拉特:是的。我认为考虑道德、法律和社会是非常重要的。这在各个方面都是正确的,但在生物学相关领域尤其重要,因为它关注的是人类。许多人拒绝这种研究,因为一些研究结果可能会反过来应用到他们身上。因此,当涉及隐私、安全和其他问题时,应该特别注意。

神经科学的许多研究成果可以用来提高人类的表现,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这些成果,这是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我们经常在实验室讨论的问题。例如,有一次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来找我们,希望我们对他的演讲进行测试,以了解演讲在实践中是否能与听众产生共鸣,以及听众对此有何感受。

这是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的。我们可以开发新技术来测量人们对日常生活体验的感受。实验室里的许多人不愿意这样做。这在智力水平上并不无聊。他们不想将这种能力应用于政治。他们只帮助一个候选人,而不帮助其他候选人。

经济观察家:科技给了你很多能量。这是一种可以用来控制人们行为和思想的能力。

普拉特:事实上,我们不能像按按钮一样让顾客购买某种产品。即使我们让你买这个产品,事实上你不喜欢它,你也不会再买了。

因此,举例来说,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提高广告的效果,但我们不能真正操纵人们的行为。因为人脑的过程太复杂,你确实会突然改变人们的行为,但这并不容易。

我的一个同事正试图利用神经科学来提高公共服务公告的效果。她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果,但她所能做的只是让人们更好地获取信息并认识到这些信息的价值,但这不能简单地让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io,向[2e8by4qz]查询授权信息。

上一篇:Vlog|汉服、民谣、DIY,记者带你打卡日赚2000 的济

下一篇:陈思诚黑色衬衫现身油腻发福,邋遢形象与老婆佟丽娅形成巨大反差

© Copyright 2018-2019 thclimo.com 场坝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